英德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【丁香】海市蜃楼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54:35 编辑:笔名

这天张三在海边漫步,突然眼前奇景浮现——一座城池拔地而起,亭台楼阁、人物车马、商店市集一应俱全,很是诧异,当下信步而入,准备看个究竟。
他夹在熙来攘往的人流当中来到城门口,抬头一看,只见城门上赫然写着丰都城三个大字,不禁大吃一惊,想不到自己今天误打误撞,居然来到了传说中的丰都鬼城,立即便想回去。
“老兄,既入宝山,岂可空手而回?”张三正在犹豫,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拍拍他肩头,“走吧!寻宝去!”张三一听有宝,眼睛都直了:“是吗?哪里有宝呀!”“多着呢!只要你跟我走,包你一夜暴富。”大汉诡异一笑,“快点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万一我们迟了,别人就会捷足先登。”说完,领着张三快步疾走。
两人穿过一条幽暗的大街,又爬上一座高山,最后来到一座石门前。“哪里走!”两个守门小鬼手持钢叉张牙舞爪地拦住去路,“有通行证没有?”“有!”大汉随手拿出一个卡片模样的东西晃了晃。“好!下一个!”“我…我没有…”张三看看大汉,又看看二鬼,茫然无措。“谁拘你来的?”左边小鬼将他推了个趔趄,“滚!”
“哎…哎…二位二位,这是我请来的客人,通融通融嘛!”大汉连忙求情。右边小鬼将脸一沉:“不行不行!”左边小鬼笑了:“我说大个子,难道你不懂这的规矩吗?”“知道知道!”大汉立即从怀里掏出两个红包塞给二鬼,“早就为你们准备好了,请二位笑纳。”“呵呵,这还差不多!”二鬼嘻嘻一笑,“走吧!”往两边一让。
张三随大汉快步而入,可刚刚走出不远,突然四面黑影幢幢,无数奇形怪状的小鬼手持刀枪棍棒扑了过来,犹如滚滚不断之乌云。“糟糕,我中计了!”大汉吃了一惊。
“云霸,你走不了啦!快快投降吧!哈哈哈哈…”为首一老鬼大刀一摆,“上!”“别怕,跟紧我!”云霸吩咐张三一声,随即运劲双掌,啪啪啪,左右击出,打得众小鬼哇哇怪叫,纷纷退后。
“好!不愧是云霸!果然名不虚传!让老夫来领教领教!”老鬼喝道,“接招吧!”大刀一晃,力劈华山,轰然击下。云霸闪身让过,顺手抽出一根铁棍,横扫千军,猛打其腰。不料对方早有准备,左手抽出短抓,一晃之下,已抓住铁棍,催动功力压了过来。云霸知道不好,立即运功抵抗,同时左手挥出,空手夺白刃,抓住大刀。一时之间,双方僵持不下。
“上!”众小鬼见有机可乘,嗖嗖嗖嗖,四把飞抓飞出,分别抓住云霸双手双脚,齐声吆喝,“起!”将他拽上了半空。张三见云霸被制,心中大惊,正不知如何是好,突然双脚就像踩中陷阱一样,往下直坠。他不禁大叫一声,恍惚中只觉四周黑洞洞的,已然落向了阿鼻地狱…



云霸被飞抓抓住四肢,心中焦躁,立即大展神威,双手双脚猛地一甩,业已将飞抓之铁链缠于手腕足踝,同时千斤坠功夫已展开,身形犹如陨石堕地般硬生生落将下来。随即一声大吼:“嗨!”运劲一扯之下,众鬼把持不住,手中飞抓均纷纷脱手。“去死吧!”云霸舞动铁链,冲入鬼群,东一下,西一下,打得他们哭爹喊娘,四散奔逃。
“住手!”突然,鬼群中抢出四条大汉,哈哈大笑,“云霸,想不到我们不在,竟让你耍尽了威风!来吧,我们陪你!”四面散开,已隐隐形成合围之势。“我道是谁?原来是幽冥四使!幸会幸会!”云霸怕误了大事,无心恋战,当下冷冷一笑,“你们人多,老子失陪了!后会有期!”立即遁身而走。

话说云霸逃回黑风谷,立刻来见老大黑风:“大王!客人被幽冥宫的人劫走了!”“什么?”黑风见云霸空手进来,就知道事情没有成功,将脸一沉,“怎么搞的嘛?如此狼狈!”“唉,别提了。”云霸叹了口气,“本来我已经把客人请来了,可途中却受到了幽冥宫的袭击,所以才功败垂成!”
“哦,这样啊!那下一步咋办呢?”黑风看看左右,询问道。左首一清瘦老者站了起来:“大王,干脆我们集合人马,即刻杀往幽冥宫,先救出客人再说。”“不妥不妥!”右边一白面书生微微一笑,“我有一计,不用一兵一卒就能救回客人。”
黑风大喜:“军师有何高见,说来听听!”白面书生道:“此事不足与外人道,只能告诉大王一人!”“行行行!你过来!”黑风招招手。白面书生依言走到黑风身边,低头如此这般地耳语了几句。“好好好!军师妙计!”黑风点头不已,“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和云霸去办。事成之后,重重有赏!”“是!”两人领命去了…



张三正不知落向何处,却觉身子被两个小鬼抓着,已经站在了地上。他抬头一看,面前是一座宫门,横匾上写着“幽冥宫”三个大字。
“看什么看?快走!”两个小鬼推推搡搡将张三押至大殿下,往上禀道,“报告主人,我们已将俘虏解到!”“哦,就是他呀?”居中一五花脸老鬼轻蔑一笑,“我以为他们请的是什么三头六臂、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原来不过是个嘴上无毛的小白脸!呵呵…何足道哉…来人,把他推出去杀了!”
“且慢!”旁边一老鬼连忙阻拦,“主人不可鲁莽!他们既然大费周章请来此人,一定不是等闲之辈,属下认为先不杀为是。”“好!”幽冥老鬼点点头,“把衣服给他拨了,吊到门外去,让帮他们的人看看,这就是下场,杀一儆百!”
几个小鬼一拥而上,不管三七二十一,立将他拖出大殿,拨去衣服裤子,吊在大树上。有个小鬼嘻笑道:“如果将裤衩脱了就更妙了!”“闭嘴!”小头目给他一巴掌,“有啥好看的?又不是美女!”

“小伙子,这滋味好受吗?”张三被吊了大半天,正感浑身酸麻,又饥又饿的时候,突听旁边有人说话,勉强睁眼一看,见是劝住幽冥王的左相,便点了点头。
“想不想下来呀?”左相微微一笑,“只要我放你下来,无人敢拦!”“当然想下来啊!”张三有气无力地说。“好,既然如此,那我问你什么就得回答。”“行!”“云霸请你所为何事?你应该知道吧!”“不知道!”“什么?不知道?”左相脸色立变,“不想告诉我是吧!好,有你好受的!来呀!把皮给他剥了!”
左相一声令下,四五个小鬼立即围了上来,手持尖刀在张三身上晃来晃去,“说不说?”“我说我说!”张三吓得冷汗直冒,战战兢兢地说,“他说这里有宝,叫我跟他寻宝去。”“哪里有宝,你说清楚啊?”“他没有告诉我,只叫我随他去就行。”
“哼哼,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,骗谁呢?”左相一使眼色,一个小鬼挥刀就是一下。“啊!”张三一声惨叫,痛得险些晕了过去。“快说!不然第二刀又下来了!”小鬼威胁道。
“他就告诉我这些,你们叫我说什么啊?就是杀了我,我也不知道呀!”张三不停叫屈。
“杀了你?”左相一阵狞笑,“有那么容易吗?哼!我要叫你欲死不得,欲活不能!来呀,先剥皮后挖心。”“遵命!”众小鬼尖刀齐刷刷一起落下…



这是一间典雅别致的闺阁,幽冥王之女丽莎斜倚在软塌上,无精打采地翻着一本琴谱。突然,门外丫鬟低声禀道:“报告公主!白面求见!”“叫他进来!”丽莎一听白面二字,立即站起身形,整整衣裙,迎出门外。
“宝贝儿,几日不见,你越发漂亮了!”白面跑上来一把抱住丽莎,“来,亲亲!”“少来!”丽莎扭头一边,“臭嘴,又喝酒了。”“没有没有!”白面在她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,“哇!真香!”丽莎一把揪住他耳朵:“人家不嘛!讨厌!”
两人一边打情骂俏一边走进闺阁。“这个送你。”白面从怀里掏出一串珍珠翡翠项链戴在丽莎胸前,“怎么样?很适合你吧!”“适合什么啊?一点都不好。”丽莎嘴一撇,“明明知道人家有好多好多项链嘛,偏偏送这个,我不要!”说着作势就要取下来。
“哎,别这样,别这样嘛!”白面赶紧按住她的手,“宝贝儿,我知道你们幽冥宫是百宝山,什么东西都不缺,可这是我的心意,你就收下吧,好不好?”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丽莎终于粲然一笑,“还有什么孝敬我的没有?快点拿出来呀!”
“有有有,你看这个。”白面又拿出两个水晶白玉瓶。“什么东东啊?”丽莎抢过来打开一看,“呵呵,红粉呀!我喜欢。”“红粉送佳人。这是我专门去王母娘娘那里偷的,你一瓶母后一瓶。”“真孝敬!”丽莎伸手弹他一指,“你呀,就知道巴结女人。”
“今天我来,还有一事相求,希望你能够帮帮我。”白面稳住丽莎之后,立即话锋一转。“阴险!”丽莎笑了,“我就知道你有事,不然没有这么慷慨。说吧,什么事?”“我有个朋友被你们幽冥宫的人抓了,说什么私通黑风谷,我想请你帮忙把他救出来。”
“这事难办。”丽莎面有难色,“你知道的,最近因为宝藏的事我们跟黑风谷闹得不可开交…”“其实这件事与之无关,完全就是个误会!”白面连忙打断她的话,“而且,我也是为了你好啊!”“什么?为我好?”丽莎大惑不解,“我好像听不懂耶!”
白面道:“你知道吗?这个人是个阳人,而且是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!”“什么阳人阴人大男人的?我不管!”丽莎嘴一撇,“人家不是已经有你了嘛,还要什么大男人啊?”“唉呀,你傻呀!”白面微微一笑,“你不是说你打不过黑风之女黑旋么?”丽莎诧异:“什么意思?”
白面神秘一笑:“你想想,如果能吸光此人阳气,后果会如何?可以增加百年功力啊!”“对对对!你咋不早说呢?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击败黑旋就易如反掌了。”丽莎恍然大悟,“行行,我立即过去救人!”“慢!”白面一把拉住丽莎,“要想成功,必须如此这般!”“好!”二人计议已定。



话说众小鬼尖刀齐出,立时就会将张三兔儿剥皮。蓦地,有人厉声喝道:“住手!”众小鬼一惊,连忙停刀不动,扭头一看,见是公主丽莎,立即拱手而立:“参见公主!”
“免了!”丽莎摆摆手,目光扫向小头目,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“报告公主,小的奉左相之命,行刑此人。”“哦!那左相人呢?”“进殿见大王去了。”“好!”丽莎点点头,“这个人本宫相中了,你们暂且别动,我去去就来,听见没有?”
“是是是!”众小鬼口里唯唯诺诺,心中却暗暗骂道:“骚婆娘,骚瘾又犯了!真是九尾狐狸精!”“如有闪失,我杀了你们全家!”丽莎抛下一句狠话,转身进殿去了。

来到大殿,丽莎立即跪倒尘埃:“小女参见父王!”“是莎儿啊!快快起来吧!”幽冥王呵呵一笑,“你不在后宫陪你母后,来前殿干什么啊?”“女儿想父王了嘛!”丽莎嘴一撇,“难道我来看看父王都不行吗?”
“呵呵,当然行!不过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说吧,什么事?父王答应就是!”“父王说话可否算数?”“哈哈哈哈!”幽冥王仰天大笑,“父王说话虽然不是金口玉言,却也是一言九鼎!”
“我要你放个人?”“什么人?”“门外吊着的那人!”“哦!为什么要放他?他可是黑风谷请来的高人哦!”“我不管,反正我相中他了!”“不行!这个人不能放!”
“父王!你就答应女儿这一回吧!算我求您了。”丽莎倒在幽冥王怀里不依,“我不干,我不干,父王不想我了!555555…”“别这样好不好?我的乖女儿。”幽冥王摸着丽莎的头发,“幽冥宫有的是青年才俊,任你挑任你选还不行吗?”
“不行!”丽莎撅起了小嘴,“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!”“起来!”幽冥王脸色一变,厉声道,“什么事父王都可以答应你,唯独这件事不行!听见没有?”
“谁说不行?”幽冥王话音未落,只见王后闯了进来,一把抓住他的胡子,“死老鬼,究竟行不行?说!”“唉呀!王后!不行啊!”幽冥王摇头不已,“因为这个人关系到藏宝图的下落,所以不能放啊!不信,你可以问问众大臣嘛!”“是吗?”王后严厉的目光扫向众大臣,“有这回事没有?”
慑于王后之 ,众大臣都不敢吭声,只有左相站了起来:“不错!有这回事!望王后明鉴!”“我呸!”王后大怒,一口痰吐在左相脸上,“什么宝?我看是一群活宝!这么多年你们找着了吗?乱弹琴!滚,这里没你说话的份!”
王后镇住大臣之后,立即拉起丽莎就走,“死老鬼,你不答应今天晚上就别来缠我!哼!女儿也不会认你这样的父王了!”幽冥王无奈,只好点点头:“好好好!我放我放!我放总行了吧!”
“真的吗?”丽莎非常高兴,连声道,“父王不会骗我吧?”“当然不会骗你。”“呵呵,这才是我的好父王嘛!”
幽冥王看看丽莎,语音严厉地道:“不过此人非同小可,一定不能让他跑了,否则国法难容。听清楚没有?”“知道了。”丽莎微微一笑,“父王但请放心,把他交给我比放保险箱还安全。”
“你过来!”幽冥王在丽莎耳边低语了几声。“嗯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丽莎连连点头。“好!你们提人去吧!
“大王,你不应该答应她们才对。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诈。”丽莎母女走后,左相迫不及待地道。“呵呵!”幽冥王阴笑频频,“本王知道这是黑风的计策,但是我们何尝不可以将计就计呢?”



“来呀!把他放下来!”丽莎走出大殿,立即命人将张三放下地来,除去他身上的绳索。“这是我们幽冥宫的公主。”小头目看看丽莎对张三道,“还不谢过公主救命之恩!”“多谢公主救命之恩,小生没齿不忘!”张三连忙跪爬在地。

共 9884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感觉有点乱啊!张三自称小生,又有公主、丫鬟什么的,怎么还整出沐浴露、水龙头。整个故事的主线有些空,主人公不够鲜明,就是一个打酱油角色。写得倒是龙飞凤舞,但是不能鼓动人心。既然以张三为线却描写得不够清晰,让人只看到一个木偶。张三的感官、心里都没有描写到位,是一个不是过客的过客形象,并没有完全融入到故事里。场景表达倒是很浓烈,这只是我的个见,谢谢赐稿丁香,希望你的故事更加精彩。【丁香编辑:悠悠眯眯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9-02 21:06: 5 我觉得中华文化博大精深,古为今用未为不可,小生丫鬟自然是能用的,至于沐浴露水龙头什么的,因为故事发生在当代,这些新名词也可以融纳进去,君不见,这样的例子电视荧屏比比皆是,不胜枚举吗?不错,张三在本故事中只是起到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,也就是说,张三只是客串一下而已,并没有侧重之分。所以说看问题不能一概而论,毕竟创作也是千变万化的,不能拘泥于陈规陋习。再说了,本故事主标题是海市蜃楼,在这里,副标题只能起到一个连贯的作用,要不要都无关紧要。这一系列故事,本人想表达的就是戒色戒贪等等罢了,但是本文确实也有诸多不足之处,比如表达不细腻等等。本人期待行家里手不吝指正,以便能收到提高写作的目的,而不是一个不懂军事的政治家来指挥打仗,最好扬长避短,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,岂不妙哉(这只是本人的一点建议,谢谢)。好了,最后谢谢编辑先生的辛苦编按,谢谢了!
2 楼 文友: 2016-09-04 16: 2:46 呵,想法挺好的,也有故事,段落处理上平淡了些,不够细,嗯,很有潜力,接近一万字的小说不好写。止泻可以吃什么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
小儿积食什么原因
腹泻用远大医药立可安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