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德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乡土情怀及人生宿命的顿悟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02:30:25 编辑:笔名

关于《天命》,早已听人提及,因为石竹先生的故乡便是我的故乡。那条熟悉而再不能熟悉的河;那片亲近而再无法亲近的土地;那些在这条河这片土地上听惯了的奇闻轶事。因而,当我迷恋与文学,准备着要去献身与此道的时候,便不能关注这一切,那么,在我的家乡,出了一位这样的文学长者,这是天大的幸运了。

然而,与先生总是无缘,虽然两个村子紧紧相连,自古以来的千丝万缕,上村下院的亲情相谊,但不识庐山真面目。这也许像是两条不同的轨迹,要达到交汇的一点,还有一定的距离。因此,我只有在这距离中期待着寻找恰当的契机了。

幸好,在这桃花盛开的春天,在咸阳塬上那个春明景和的大汉平陵生态园,在一群文朋诗友大发感慨的诗会上,一种心仪已久的同乡情缘,一种油然而生的亲近感。虽然先生未能给我(由于手头无书)他亲手签名的书册,而一再叮咛我从文友处先借来看着,以及许多勉励的话语,使我从中深深地被他那殷殷的乡土情怀所感染。我说,无论如何?《天命》我不能不读,读《天命》就是真正的回了一次家,喝了一口永远也喝不够的甘泉水。

先生在他的后记中这样说,他是把《天命》当作遗书来写的,以此来祭奠祖先。于是我便想起了贾平凹先生的〈秦腔〉,也是说为祖先竖一块碑,这便是文人的情怀,对土地,对家乡,对家人的乡土情怀。这是一个有良知的作家所背负的当之无愧的责任。试想,当岁月的长河一次次的在汹涌澎湃中流淌的时候;当往事的烟霭在今天的眼际中一天天消失的时候;当一代代的芸芸众生在历经了人生的雪雨风霜、一步一步走向坟墓的时候;那些沧桑,那些或悲或喜、或辛或酸、或苦或甜的故事;那些依然静默的山峦;那些长歌当哭的明月;那些低吟浅唱的小流.....怎能不使人心神往怀?是呵!人生依然轮回,时世正在一天一天的繁华锦绣,往事是需要回眸的,在回眸的那一瞬间,血泪的浸淫,记忆的消退,后来者的颠覆,谁来拯救这些眼看着就要即将失落的灵魂?此时候,我们的文人挺身而出,他们不甘记忆的失语,企图用自己的良心来为历史的坟碑刻下应有的墓志铭。

石竹先生就是其中的一员,他以这部〈天命〉作为给祖先给自己箍墓的砖石,企图再一次的告诫那些姗姗而来的后来者,什么是历史,什么是人生,什么是未来,什么是推动历史,走进人生,走向未来的支撑点?当你为幸福而拼搏的时候;当你为信念而坚守的时候;当你为欲念而追逐的时候;当你为向往而终于顿悟的时候,这便是人生的宿命,既不能放弃,又不能超越,只有奋斗、抗争,屈从、顿悟.....

〈天命〉正是这样一部作品,他选择了上世纪共和国诞生起50年的历史做横断面(这对于新生代来说,正是记忆失语或即将失语的时期),以浓郁的乡土情怀,以一个共和国同龄人的成长历程为线条,把人物的奋斗与抗争,以写实的笔法,述说出来。从而反映,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社会对人生起伏、情感生活、事业成败的深刻影响,进而验证了“人的命,天注定”的人生观点。作品塑造了以仁海先生为代表的人物群像,以及他们多重的人物性格,作家把一腔殷殷的乡土情怀倾注与笔端,倾注与精心刻画的主人公身上,贯穿与整个作品的基调中。不难看出,作品的开篇就流露出对早年农耕文明的恋怀,以及对“仁义村”“仁家河”人情风貌的赞美。但是,当时世的变化打破了这以往的美好,特定时代下人为的因素使那种古老的和谐发生错位是,人性恶的凸现,人性善的退却,从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作家是何等的焦躁不安?正是这种焦躁不安才是作品刻画主人公多重性格的基点,从而引发了那些一系列的“情感纠葛”。而那种“乡土情怀”依然还在,仁海生迟迟不愿跨出决定性一步,就是这种情怀牢固的根植在心中。以至在以后的漫长的日月煎熬中,以生命为代价,而走向欲罢不休的冥冥之中,那最后的自撰的碑文正是这种“情怀”的真实写照。

以此看来,我们就不难理解作家为什么在开头的篇章中用了大量的笔墨来刻画“仁定邦”这个人物,这就是作家这种“乡土情怀”的最重要体现。但是,从整个作品来感觉,开始的出场“轰轰烈烈”,既是有远见卓识的给部队借粮,又是风风火火的做了一方镇长,而在后来却有些淡,这大概是一种无奈吧?正是主人公仁海生头上有这样一重天,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从人物性格的逻辑来讲,“仁定邦”应该是大气磅礴,豁达开朗,有声有色的精彩传奇。“大娘”的出现,是比较丰满的,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,“二女”是必不可少的,典型但不完美,作品如此处理,对此人不公。莘子、雅琪、建敏等千秋可异,似乎太实了,而莘子最后应该顿悟,只有顿悟这个人才能立起来。

总体来说,作品通过对这组人物群像的刻画,真实的反映了这一特殊的风情风貌,他浸透着作家那一对乡土,父辈,亲人的赤诚情怀,把各个人物命运和故事相互交织,给我们展现了一幅色彩斑斓的地方风情画卷,这画卷中的山、水、村庄人物似曾相识,似曾每每的存在与我门的身边,似曾正在发生,发展,进行......然而,这一切似乎逃不出一个人生轮回的注定,不管你是用尽如何的力量,拼杀、奋搏、抗争,到最后只有必然的屈从,就像人到最后必然要走向坟墓一样。但是,正以为有曾经的奋斗与抗争,在这最后的一瞬间,才突然醒悟,只有顿悟,才会升华。

但愿,我们的后来者以次能够体察石竹先生的苦心,体验人生的“天命”,活出人生的壮丽来。

共 215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通过本文作家解析《天命》,我们从中了解了创作《天命》的历史环境,和创作者的人生信念。以历史为基点,塑造了一群敢于奋斗、抗争的人物形象。作品以农村为背景,对农耕的怀念,以及对农村风土人情的歌颂。通过先生对天命的解析,也让我们欣赏到了作者对艺术的磨炼。对历史、文化的追求。整篇评文,语言清润,婉转动人。感谢友情投稿!推荐赏析!【编辑:诗人夏红雪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1-11-15 15:40:29 通过本文作家解析《天命》,我们从中了解了创作《天命》的历史环境,和创作者的人生信念。以历史为基点,塑造了一群敢于奋斗、抗争的人物形象。作品以农村为背景,对农耕的怀念,以及对农村风土人情的歌颂。通过先生对天命的解析,也让我们欣赏到了作者对艺术的磨炼。对历史、文化的追求。整篇评文,语言清润,婉转动人。感谢友情投稿!推荐赏析! 夏红雪,六九年生人。陕西省作协会员。在各大城市报刊发表诗歌二百余首,散文五十篇。

2 楼 文友: 2011-11-15 16:04: 4 读后感写的精彩!好的作品就是用生命的色彩绘出的!欣赏了

西安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
临沂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中山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饶平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
怀化市第三人民医院